今天郑州宠物殡葬给您讲述一个宠我医生自述,给我们带来宠物医生的故事,到目前为止,我从事这个职业已有五千多天了。从一开始的新手,我逐渐成长为如今大家都认识的宠我医生。这十五年的从医过程中,我遇到过各种疑难杂症,几乎给全城的狗看过病。我爱我的职业,我也爱我的狗。
郑州宠物殡葬
 
宠物医生的生活
 
我是一名宠物医生,专门为狗狗治病的医生。
 
 “您好,我是去给狗狗打疫苗的兽医,您现在在家么?好的,我马上过去。”
 
“张阿姨,昨天你约了今天上午给狗狗看病,十点过去方便么?”
 
“小白妈妈,小白换药的日子到了呢。”
 
在上门为狗狗诊治前,我需要通过电话,提前告知狗狗的主人,以便他们做好准备。
 
早上6:30,我出发了。
 
今天我治疗的第一只小狗,是一只得了皮肤病的雪纳瑞。根据昨天它的主人在电话中的描述以及发过来的图片,我判断它感染了螨虫。掉毛、皮肤发红发痒,这样的问题折磨了它一个多月,因为没有及时治疗,它的皮肤已经被自己抓破了,身上的毛发也变得稀疏,活像个小老头。
 
我为它配药、消毒、打针。
 
治疗螨虫的药水打进身体里又疼又胀,这让狗狗大叫,乱窜乱跳。
 
小狗啊,我知道你很疼,可是,我是希望你快点好啊。
 
“这瓶药水记得每天给它涂抹,一周后我再来打第二针。钱不用急着付,康复后一起结算吧。”告知主人一些注意事项后,我便赶去下一家了。
 
如此,一天之内我要去十几户人家,医治十几只狗。
 
宠物医生的苦与乐
 
这个工作很辛苦,每天我都要早起。为了配合上班族主人的时间,我只能在他们去工作前就来给狗狗看病。
 
七点钟不到的街道上,只有早起买菜的主妇、赶着上课的学生以及晨练归来的老人。我总能看见这个城市慢慢苏醒的样子。
 
我喜欢早晨的凉风。可是当夏天到了,天气就开始变得炎热。太阳像火,烤得哪里都冒着热气。
 
头盔、防晒衣能保护我不被晒伤,但避免不了户外的炎热。偶尔有风,但也是热的。最煎熬的时刻,莫过于我在烈日下等待好几十秒的红绿灯,什么遮挡也没有,一丝风都没有,仿佛在晒场上接受暴晒的鱼干。
 
每天奔波在外面,不可避免地会被晒黑。女性都追求美白,而我却只能拥有小麦色肌肤。
 
为了工作方便,我不能穿裙子,也不能穿高跟鞋,家里的鞋架上摆满了清一色的平底鞋。
 
生病的狗狗气味很难闻,它们的大便很臭,它们溃烂的皮肤更是惨不忍睹,而我必须忍受这些。
 
我诊治过出车祸的狗狗,它的后肢被撞得血肉模糊,都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,但我要给它打上麻醉药,盯着这团模糊的血肉,一点点地帮它清洁、上药、缝合。
 
我还从母狗的肚子里取出过死胎,把被咬出来的眼珠重新塞回狗狗的眼眶,把狗狗身上的蛆虫一点点地清理掉……
 
你可能会觉得不适,但这就是兽医的工作。
 
曾经被质疑的职业
 
我现在所做的,也曾是一个不被看好的职业。
 
十五年前的这座小城,还没有人从事宠物服务行业。
 
“你一个女人,胆子怎么这么大,敢和狗打交道,不怕被狗咬吗?”
 
“异想天开,人都看不起病,还管得着狗的死活?”
 
“我们市哪有那么多养狗的,你这生意做不下去的。”
 
不顾家人和外界的反对,我选择了这项工作,毅然决定去大城市的宠物医院学习这项技艺,开始孤军奋战。
 
没有门店,只能依靠预约,然后提供上门服务。我的战衣,是一身休闲服。我的战车,是一辆自行车。我的武器,是一个装着针管和药品的无纺布袋子。
 
谁也没能想到,靠着这简陋的装备,我战斗到了今日,自行车换成了电瓶车,又换成了摩托车,其他的一切照旧。
 
我竟发现,极大的灵活性成了我的优势。我可以自由安排时间,而不用守着一个店铺。摩托车十分灵活,便于我穿梭在大街小巷。
 
最初的日子是艰难的,没有人脉,也没有信誉,但我很庆幸当时的自己没有放弃,如果有一丝动摇,那就不会有十五年后的自己了。
 
一开始,我只能处理如感冒发烧、外伤等简单的伤病,但这并不能满足客户的需要。于是我买了更多的专业书籍,常常翻阅。这些书我不知翻阅过多少遍,以至于它们的边都卷起来了。
 
随着经验的增加以及后天的学习,我逐渐成了兽医方面的全科医生,截肢、接生、绝育、输血、伤口缝合、第二眼睑切除(一种眼科手术)……十八般武艺我都练成了。面对各种情况,我都可以做到从容处理。
 
起初我通过打广告和亲友推荐增加知名度,后来便不需要了,新顾客都是由老顾客介绍的。
 
虽然现在小城里出现了宠物中心,但基本是以宠物看护、美容为主,与我并无明显的竞争关系。养宠物狗的人越来越多,我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。
 
动物对人的感情
 
动物是有感情的。狗,更是通人性的动物,是种可爱的生物。
 
从小我就喜欢狗,这也是我选择做兽医的原因之一。
 
有人认为,狗是畜生,是凶残的,而我认为,他们和人一样,有血有肉。
 
有人问我,你干这一行,会不会经常被狗咬伤?
 
我回答,十五年,我受伤的次数不超过五次,并且都是轻微咬伤或抓伤。
 
为它们治病时,多数狗狗都不会挣扎,因为它们知道打过针了,病才能好。
 
有时它们会不配合,因为它们和孩子一样会怕痛,它们喜欢被抚摸,喜欢被夸奖。
 
热情的狗狗看到我时,会飞奔过来摇尾巴;听话的狗狗打点滴时会一动不动;胆小的狗狗一听到我的脚步声,就会躲进沙发底下不肯出来。
 
狗的记忆力都很好。曾经有只小德牧,在它两个多月的时候得了细小病毒,每天我都会去给它输液,折腾了十几天它才痊愈。两年后,我再次去它所在的厂子里帮别的狗狗治病,它闻到了我的气味,马上就认出了我,兴奋地跳跃、转圈、摇尾巴,此时的它已经是一只威风凛凛的成年大狗了,但是它仍然听我的话。它那么聪明,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它的恩人呢?
 
一颗悲伤而无奈的心
 
有时我会为它们的命运感到悲伤。我最不愿意做的,就是执行“安乐死”。
 
看着狗狗被不治之症折磨,主人于心不忍,只能通过“安乐死”解除它的痛苦。
 
我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悲伤。
 
配好药水后,针管往狗狗的动脉中推去。它挣扎了几下,连惨叫都没有,就断气了,成了冰凉的尸体,再也不是活蹦乱跳的可爱模样。
 
我也为少数狗主人的看护不周或者随意抛弃而感到痛心。
 
有太多的狗狗是因为主人的大意才遭受痛苦,它们的小毛病没有被及时发现或者主人对此不以为意,最终演变成大病。
 
烈日当空,主人在空调房里享受着电视与西瓜,却忘了自己的狗狗还在被太阳照射着的又小又闷的窝棚里,可怜的狗狗热到中暑,四肢抽搐,主人才追悔莫及。
 
还有的狗狗发着高烧,主人却沉迷于打麻将,耽误了治疗时间,导致病情加重。
 
小狗们承受着疼痛,但它们也不能说,只能发出一声声哀嚎。
 
更有甚者,他们厌烦了自己的宠物,便抛弃了它们,从此不问死活。
 
要知道,人的一生中可以拥有好几只狗,但狗的一辈子,只会有一个主人。你只需要分一点爱给它,它却把全部的爱都给了你。
 
我很同情这些狗狗的遭遇,却并不能再做些什么。我只想说,生而为人,我们真的很幸运,请再细心一点、温柔一点,善待这群可爱的生命。从事宠物医生这么多年,特别想给宠物一个体面的告别,后期会了解一下郑州宠物殡葬行业,希望能服务到宠物的生命终点。